网站地图 -网站订阅 -tag标签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体坛资讯 >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留下青春记忆

来源:澳门金沙网址 编辑:澳门金沙网址 时间:2018-12-22
导读: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孙衍 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豆瓣单篇阅读量超10万的人气文章 ★好妹妹乐队(秦昊+张小厚)、生活旅行作家阿SAM、 畅销书作家宋小君 执手推荐 ★给很多年后,一去不复返的自己 内容简介: 我们跋山涉水穿越红尘,抵达的不是远方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孙衍   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孙衍   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豆瓣单篇阅读量超10万的人气文章

  ★好妹妹乐队(秦昊+张小厚)、生活旅行作家阿SAM、

  畅销书作家宋小君 执手推荐

  ★给很多年后,一去不复返的自己

  内容简介:

  我们跋山涉水穿越红尘,抵达的不是远方,而是内心最初出发的地方。饱经的风霜,历练的人事,都是生命里温柔的灌溉。豆瓣单篇阅读量超10万的人气文章,讲述那些隐藏在成年人内心中最深切的感同身受,给每一个经过的你,和回不去的自己。任周遭再多变迁,初心不容亵渎。

  最热民谣乐队好妹妹、生活旅行作家阿SAM、热门IP缔造者宋小君执手推荐。

  作者简介:

  孙衍,豆瓣认证作者,热门书、影评人,情感励志专栏作家。书籍装帧设计师,代表作有吴念真《特别的一天》、陈庆港《冈底斯遗书》。

  文摘

  愿大雨浇不灭你的热情,愿这世界温柔待你

  外面大雨如注,波姗姗来迟。他说自己是走过来的,冒着倾盆的大雨走了将近五公里。我和峰都有些讶异,但彼此都心照不宣,并没有说什么。

  朋友嘛,有时候一个眼神就心领神会了。

  波是个要强的人,他从苏北小镇考上省城的名牌大学,又读了本校的研究生,毕业后到电视台任职,一干就是十几年。这十几年,经历几任台长,他都任劳任怨,一直坚守着自己的岗位,直到去年升任主任助理。

  年纪轻轻,身居要职。我们都以为他要歇一口气了,甚至在去年的一次聚会上,我们举杯为他庆贺,他也有些志得意满的样子,连我们都被励志到了。

  事实上,他根本没想过让自己停下来。

  最近,他买了市区的一处老房子,一边张罗孩子的上学问题,一边忙着装修。东奔西跑,晚上时常需要加班,赶在周末陪孩子上兴趣班之前,还要去东郊爬一次山。

  他就像传说中的永动机,不会因外力而作片刻的停留。

  也是从去年开始,他患上了一种难以治愈的皮肤病。多处寻医问药后,确诊为湿疹。按理说湿疹并非是“不治之症”,但在他身上却根深蒂固了一般。

  我们问他发病的过程,给他出主意,介绍熟悉的医生给他,但他很淡然地说:“没什么,医生都说过了,就是压力太大导致的。”

  他这么轻描淡写,我们倒显得过于紧张了。压力,这个词太熟悉,熟悉到已经家常便饭,懒得提起。压力,是这个时代人人都要背负的枷锁,也是每个人心甘情愿承载的命运方舟。

  波不过是方舟上的那个摆渡人,宁愿自己辛苦一点,再辛苦一点,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在对自己苛刻的同时,也希望身边的人生活得更好。

  可是,这样真的值得吗?每次看到他坐在我们对面,脸上一块块的红斑,既是昭示他胜利的勋章,也是对他过度消耗身体的惩罚。

  我们都有些不忍,他这样拼,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支持?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奋起直追?

  去年因为工作的缘故,情绪不太好,便约了朋友去东郊打球。朋友住在郊区一套带网球场的别墅里,我要先坐地铁再导一次公交才能抵达。

  地铁上,我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学生,他们是趁着没课的罅隙溜出来逛街的。他们的脸上洋溢着一种青春的光芒。有的交头接耳聊天,有的在玩IPAD,也有的在车厢里晃来晃去,摇摆着手上的球拍。

  感受着身边浓浓的青春气息突然觉得此行十分值得,路途再远又如何。

  下了地铁,上了公交车,才发现地铁有多么好,冬暖夏凉,少有颠簸。公交车上则人满为患,既有拿着老年卡凑热闹的老人,也有带着放学孩子的家长。我见一位大妈抱着一个约摸两岁的孩子,便招呼她过来坐。

  大妈非常感谢我,一路上和我套近乎拉家常,说:“你是第一次到这远郊来吧?”

  我说:“是啊,挺远的,坐了一个多小时车呢。”

  大妈说:“郊区是交通不便,不过空气好啊。”

  那时候,正值市区大修大改期间,整个城市被灰尘笼罩,PM2.5每每爆表。

  大妈似乎也懂空气质量。我便回她:“大妈,你们生活在郊区,感受如何啊?”

  大妈摇了摇头,说:“好是好,不过,你看这孩子,可怜哦。”

  我隐约听出些不详的声音,便没有搭话。

  大妈自顾自轻声说着,仿佛说着别人家的故事:“孩子的爸爸去年参加单位组织的长跑比赛,结果猝死了,他平时体检,根本没什么病啊。你说冤不冤?可怜不可怜?”

  我一边安抚着说:“现在空气不好,的确不宜在室外剧烈运动。”一边已经到站了。

  下了车,一阵风吹过来,看着车上远去的那对婆孙,突然觉得有些凄凉。

  之所以有那么深的感触,是因为也是去年的这个时候,集团组织了一次长跑,一位男同事跑到半路突然倒地,送到医院时已确认猝死。

  当看到这对婆孙时,我突然想到这个同事。这位同事原在北京工作,因为家乡是江苏,恰巧公司又被我们集团收购,便申请回江苏工作。

  也就是事情发生前的几个月,他带着年轻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从北京搬到了南京,开始了全新的生活。但没想到,这么快就因为一次很平常的长跑活动,竟撒手人睘。

  他的年纪应该和公交车上那个孩子的父亲差不多,三十岁左右,却永远地和这个世界做了告别。

  曾经,他们一定想着自己正值壮年,一定能扛得住,加点班算什么?长跑锻炼又算什么?连他们自己都想不到会因此而白白丢失了性命。

  整整一个春天,身边的人都笼罩在一种莫名的悲伤气氛中,所有的同事都在微博上点起了蜡烛以悼念他。甚至在他去世一周年后,仍然有同事在微博和微信中提起,希望他在那边不要那么拼。

  与其说大家不约而同在悼念友人,不如说在悼念自己,悼念辛劳而又易逝的时光,那么琐碎那么紧张那么好似与己无关却又息息相关。

  因为是吃自助餐,我和峰都是大块朵颐,只有波安静地选了一些蔬菜和热饮。他甚至开玩笑说:“你们多吃点,一定要把我那份给吃回来。”

  虽然是玩笑话,听着却有些辛酸。

  很快,我们便吃得很撑,只好端了咖啡坐下来聊天。波却说要提前离开了,因为他还有事要忙,而我们却只顾劝着他早点回去休息。

责任编辑:澳门金沙网址
金沙新闻 体育新闻 NBA资讯 湖人资讯 篮球新闻 体彩资讯 足球资讯 欧冠新闻 亚冠新闻 世界杯资讯 欧洲杯资讯 足联资讯 国足新闻 体坛资讯 体育锻炼 体育教学 体育知识 赛事新闻 锦标赛资讯 奥运会 冬奥会

鐗堟潈淇℃伅锛欳opyright ©2018-2020 Powered by.澳门金沙网址 鐗堟潈鎵鏈

澶囨淇℃伅锛毦㊣CP备14054623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