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威尼l斯人网址 > 幸福南卫 > 南卫博学堂
南卫博学堂

心术不“争”——《明朝那些事儿》读后感

信息来源: 暂无 发布日期: 2016-02-06 浏览次数:

姜欣悦

最开始看到《明朝那些事儿》这个名字是很不屑的。就如自打李宇春唱红超女后什么快男红楼之类的选秀活动越来越多,自易中天于丹等名嘴百家讲坛起家后什么水煮歪批都往市面上蹦。不是不喜欢通俗,只是这满眼的“名嘴风范”实在让人有跟风的感觉。

大当年学微免考试前,与细菌病毒奋勇拼搏浴血抵抗的我在实在看不进去书的危急战况下,翻开了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

他说,让我们从一份档案开始。姓名:朱元璋,别名(外号):朱重八……

于是暂时忘记了不屑,开始傻乐。告诉自己,休闲一下,一会就去看书。结果这“一会”就从朱元璋造反看到了他打下大明江山,从朱棣迁都北京看到了于谦力挽狂澜,从海瑞罢官看到了抗日援朝……每合上一卷书,都像刚跑完1000米一样长出口气,酣畅淋漓。

放下书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刚才看的是什么。仿佛是调侃,仿佛是故事,仿佛是权谋,仿佛是……历史。某位死掉的伟大人物说过:“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我没那个胸怀天下的气度,兴替没有看出来,倒是被那一个个登上舞台,在聚光灯下闪耀过,然后又在灯光熄灭时悄然离开的人物们震动了。

小说永远比历史得人心,《三国演义》的粉丝们估计永远多不过《三国志》去。然而传说毕竟是传说,翻开陈旧的日记,鲜红与的黑暗早已浸透纸页,凝固在几百年前。

随手翻开一页,都能看到权谋与算计。朱元璋忍了二十年,杀光了当年随他打天下的忠臣,废除了相制;徐有贞利用夺门之变,害死了于谦。臣与臣之间的争斗,君与臣之间的争斗,哪一方都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屡薄冰。

这些血淋淋的真实有时候过于沉甸,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仿佛人与人之间,没有了真,只剩下了“术”。

然而仍然还是有那些让人惊叹的人物如流星般带着清亮的光芒,划过黑暗的天空。在危局中力挽狂澜的于谦,宁死不劝降的张子明,每一个都让人深深震动。他们的可贵在于“心”。何必成败论英雄。

当然我还不至于幼稚到认为心与术是两个对立的面,如黑与白般泾渭分明。如果想要做事,实现自己的报复,有时候必须要学会妥协,学会保护自己,甚至学会杀人。比如假装投靠徐有贞等人的李贤。就连“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闾阎话短长”的于谦也绝对不是不谙世事。相反,那些真正有作为的人,被百姓口口相传的人,几乎都是人情练达。

光有心,没有术,对国家的最大贡献恐怕就是精神文明建设,为官员树典型,立标杆。比如海瑞。隆庆用海瑞,也不过是如石蜡想用他父亲石鹊这老臣的名号,为主子确保朝中的人心罢了。

世界上除了黑和白,更多的是它们之间的灰色地带。我相信真正通达的人已经不会愤世嫉俗。不像竹林七贤狂饮长哭,不像陶渊明挂冠而去。如果真的心怀家国,不会玩鹤立鸡群,而是大隐隐于朝地保护好自己,去做实事。

当然也不是说应该开个“权术”课程,完全抛弃个人真情实感。记得在《战国策》前面看到过一段序,大意就是这里记载的东西(纵横之术)就像一把刀,不要轻易去玩,玩好了可以杀人,玩不好杀的是自己。所以这类东西,知道,能保护自己,就足够了。“心”若正,便是收敛“术”这凶器的刀鞘,如果“心”不正,“术”便是凶器,终究伤人伤己。这大概也是孔子强调“学而优则仕”的原因吧。

还是苏洵概括得好。他说:“龙逢,比干,吾取其心,不娶其术。苏秦,张仪,吾取其术,不取其心。”

心术本就无争。

 

 

 

Copyright 2014 澳门威尼l斯人网址 Nanjing Health School
地址:中央门外晓庄村40号 联系我们:025-89622200 招生电话:025-89622298 苏ICP备11038423号

苏公网安备 32011302320157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