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网站订阅 -tag标签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奥运会 >

四十年回归路:从竞技之“

来源:澳门金沙网址 编辑:澳门金沙网址 时间:2018-12-26
导读: 从民族渴望到民众需求 “决议的出现是必然的。”当时在国家体委国际联络司工作的魏纪中身处这段历史洪流。从上世纪50年代末加入国家体委开始,他的工作就是和国际奥委会“打嘴架”,因新中国成立后,回到奥运国际舞台是体育工作重要内容,可当时国际奥委会

  从民族渴望到民众需求

  “决议的出现是必然的。”当时在国家体委国际联络司工作的魏纪中身处这段历史洪流。从上世纪50年代末加入国家体委开始,他的工作就是和国际奥委会“打嘴架”,因新中国成立后,回到奥运国际舞台是体育工作重要内容,可当时国际奥委会某些负责人制造“两个中国”的态度,令中国奥委会决定与国际奥委会断绝关系,并借新兴力量运动会“另起炉灶”。

  1974年,邓小平协助周恩来主持国务院工作,接手的第一个机构便是国家体委。“那时,他就意识到,中国不能再走两大阵营的道路,国际上是这样,体育上更是这样。”魏纪中曾对媒体回忆,邓小平提出要恢复中国在国际奥委会的合法席位,“表明我们要在世界上争取地位和发言权的决心。”

  摒弃“另起炉灶”,需要体育在两岸关系中发挥“实验”的可能,“和平统一”的思想代替“坚决解放”。体育开了头,既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更是推动者,为今后两岸关系发展中,其他非政府性组织提供了解决类似问题的“奥运模式”。

  中国回归奥运大家庭时,安徽省和县沈巷区螺百公社太基大队医疗所“赤脚医生”许海峰,还不知道这是他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交汇的起点。借国家备战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求贤若渴的东风,在地方比赛屡破纪录的许海峰进入国家队,几个月后,27岁的他便在洛杉矶以566环的成绩获男子手枪60发慢射冠军,实现了中国奥运史上金牌“零”的突破。

  枪声过后,捷报频传。体操王子李宁一举揽获3枚金牌;中国女排也在洛杉矶实现三连冠,且之后两年势头不减,惊人的“五连冠”不仅让这群姑娘成为时代偶像,更令体育提振民族自信的力量深入人心。

  全民对体育的热望,成就了1990年北京亚运会“全民都是东道主”的盛况。群众自发捐款捐物,积极参与我国首次举办的综合性国际体育大赛,北京亚运村、工人体育场等多个标志性建筑拔地而起;韦唯、刘欢演唱的主题曲《亚洲雄风》红遍大江南北;大到花坛小到书包、手绢,手持金牌的吉祥物熊猫“盼盼”无处不在,这个吉利的名字甚至成为不少当年新生儿的小名。

  1989年,彩色电视机显像管技术难关被中国攻破,“长虹”“康佳”等国产彩色电视机纷纷上市,价格大幅度下降,北京亚运会成为重要契机,彩电开始走进寻常百姓家。

  一度象征“家庭富裕”的14英寸黑白电视逐渐被替代,国人对金牌的期待也在不断加码。排球、乒乓球、羽毛球、足球、围棋……运动员的表现透过收音机、报刊、电视,时刻调动着国人情绪,“扬眉吐气”成了体育在时代背景下的历史使命。

  在唯金牌论的岁月里,被寄厚望的运动员若错失金牌,就像出现“雪花”的电视,必定会遭受一阵噼噼啪啪的捶打。1984年洛杉矶,连续3次打破男子跳高世界纪录的朱建华成了失意者,一枚铜牌的中国奥运新历史,鲜有人买账,人们似乎对他将世界纪录从2.35米提高到2.39米的荣誉集体失忆,对其严厉指责,不仅有人打碎他家中窗户玻璃,让他吐出营养品的声音也不绝于耳。风头正盛的李宁也没想到,辱骂也将砸向4年后在汉城奥运会发挥失常的自己,有人寄来刀片,有人寄来塑料绳,配有字条“体操亡子”。这种“严苛”,甚至延续到20多年后,两次退赛,让“亚洲飞人”刘翔也身陷舆论的高峰和低谷。

  当金牌成为衡量体育唯一的标尺,体育发展大潮中也混杂了泥沙。曾辉煌一时的“马家军”,背后藏匿着兴奋剂盛行一时的乱象,但王军霞等队员对马俊仁控诉的血泪,直到十多年后才逐渐浮出水面。我国著名体育社会学家卢元镇表示,“马家军”最终由“红”转“黑”,除了体育行政部门正在逐步推行体育改革,对比赛成绩的谎言化采取高压态势、严厉阻止外,民众的体育价值观也在发生重要变化,“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成为体育运动的直接参与者,大家对’金牌至上’的观点不再赞同”。

  观念转变,第一次申奥失败是重要一课。

  1990年7月,邓小平视察亚运会场馆后问:“你们敢不敢去申办一次奥运会?”次年,魏纪中担任中国奥委会秘书长负责主持2000年奥运会的申办工作。

  刚刚举办过亚运会的中国,对通过国际体育赛事展现自身形象、加强对外交往的强烈渴望,被灌注进北京申奥的口号里“开放的中国盼奥运”。集合了苏芮、毛阿敏、齐秦等明星的申奥歌曲《奥林匹克风》代替《亚洲雄风》遍及街巷。全国人民对获胜的自信从媒体对申奥高规格报道中可窥一斑,这次申奥,体育与民族自信的关联达到高潮。

  1993年9月23日,摩纳哥蒙特卡洛路易二世体育场,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打开信封,当“悉尼”这个单词出现时,现场中国代表团一片寂静,中国前体委主任荣高棠眼镜片后直愣愣的眼神,几乎反映了当时翘首以盼所有中国人的心情,时间像是一下子凝固了。

  两票之差,北京丧失了2000年奥运会举办权。魏纪中内心充满歉疚,但他也认识到“要想申奥成功,就必须不断提高我们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威望。”这对改革开放中的中国是一次极大警示,要进一步认清自己及当时所处的国际环境。失利后,北京汇文中学学生身着T恤誓师,T恤上写有“一个输得起的民族,才是真正有希望的民族”。

  1998年,第二次申奥。尽管,首次申奥失利使得这次申奥更加有的放矢,且中国国力的提升与北京城市的发展举世公认,但万众期待的情绪中多了几分克制。3年后,依然是萨马兰奇,这次他口中的单词是“北京”。当晚,天安门广场聚集了数十万人,长安街东西两向庆祝的人群长达十几公里,十几万面申奥标志旗和国旗被抢购一空。

  “如果说第一次申奥我们是逆水而上,第二次申奥则是水到渠成。”在魏纪中看来,申奥成功当年就进入WTO,“这两件事不是偶然。”迈入新世纪,中国进一步融入世界大家庭,而2008年奥运会的成功举办及中国力压美国登上奥运金牌榜榜首的辉煌成绩,也让全国上下关于金牌的执念似乎瞬间得到疏解,物质生活有了保障的人们开始关注自身与体育的关系。

  变化是全方位的。2001年申奥成功时,北京投入运营的地铁线路只有两条,到2008年,地铁线路已经包围了中心城区,而现在,北京地铁纵横交错的密度看上去恰似一块电路板。

  经济数据的变化更加猛烈。国家统计局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5974元,扣除价格因素,比1978年实际增长22.8倍。

  根据国际经验,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超越5000美元时,会进入以马拉松为代表的全民路跑体育消费周期,这在欧美称为“马拉松现象”。而中国的“马拉松现象”从2013年开始逐渐“跑”进社会焦点,伴随全面取消赛事审批手续等改革措施,7年间赛事总量翻了50倍。根据《2017中国马拉松大数据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各类规模马拉松赛事场次达到1102场,参赛规模达498万人次。数据不断上升背后,体育“为国争光”的符号渐渐淡去,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刚性需求更加凸显,除了健康,还有梦想——2017年天津全运会,国内最高等级的专业赛事平台首次为群众设项,而第一枚群众金牌,选择的正是马拉松。

责任编辑:澳门金沙网址
金沙新闻 体育新闻 NBA资讯 湖人资讯 篮球新闻 体彩资讯 足球资讯 欧冠新闻 亚冠新闻 世界杯资讯 欧洲杯资讯 足联资讯 国足新闻 体坛资讯 体育锻炼 体育教学 体育知识 赛事新闻 锦标赛资讯 奥运会 冬奥会

鐗堟潈淇℃伅锛欳opyright ©2018-2020 Powered by.澳门金沙网址 鐗堟潈鎵鏈

澶囨淇℃伅锛毦㊣CP备14054623号

Top